耳疾

有一天在办公室坐着,忽然就耳鸣了。又不是第一次耳鸣,所以也没放在心上。以前只用耐心等几天,耳鸣自然会停。但这次好像不太一样,感觉有一星期了,这耳鸣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于是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前阵子毛囊炎引起的。在上周二,我去了附近的海淀医院看医生,当时的想法是弄点消炎药吃吃。但现实比较残酷……

大夫先看了看我的耳朵,说鼓膜“只有小部分凹陷”,是正常可接受的,所以排除了因为感冒而鼻黏膜红肿导致耳压变化的可能性。由于是右侧脸部的感染,耳鸣却是在左边。所以,左耳耳鸣也不是因为右侧感染造成,这又排除了毛囊炎及右脸颊发炎引发中耳炎的的可能性。最后,大夫让我回想了一下这几天的作息,其实我生活中的变化并不大,一时也推断不出耳鸣的原因。由于我提到经常午夜才睡,大夫怀疑是没有休息好,同时建议我去测试一下听力。

Hearing Test Result
2月3日在海淀医院听力检测报告,可见左耳听力有明显下降。

我的右耳没有问题,所以听力测试结果均能听到 25db 以下的声音,各个频段都没问题。但左右对低频声音的识别度有明显下降,左耳对 250Hz 低频声音的听力只有 45db,而 500Hz 的听力也只有 40db。

于是,我被判定为“突发性耳聋”。

大夫给出的治疗方案是打针一周,静脉注射“前列地尔”配以生理盐水,肌肉注射“腺苷钴胺”配上“维生素 B1”。

交钱,取药,注射了第一针。

由于海淀医院是一家二级医院,不过大门的显示器上说自 2015 年元旦开始按照三级医院标准收费。虽然没有不信任的意思,但“耳聋”这个词让我有点恐慌。我还年轻啊诸位,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决定去家附近的中日友好医院浪费一次三甲医院(即“三级甲等医院”)的医疗资源。

三甲医院就是不一般,我星期四早上八点赶过去挂号吧,人家告诉我只有下午的号了。于是先折腾到海淀医院把当天的针给打了,然后折腾回中日医院等着被大夫接见。在一个大城市的两个区往返一次,糟糕的交通让我耗费了两个多小时。可惜,虽然我很有魄力地挂了专家号,但这个专家还在手术台上没及时回门诊。由于往返海淀朝阳两个医院实在是耗费时间,加上我还有约了一周的约会在身,所以等了三个小时之后退掉了这个号,暂时撤离了。

但显然不能就这样放弃对不对?于是,离开医院之前咨询了国际部的挂号办法。

周五,一早先去公司报道,然后去海淀医院打针。接下来折腾回中日医院国际部,办完挂号手续之后顺利地见到了大夫。

三甲医院的大夫给出的结论与二级医院的一致,还是“突发性耳聋”,而且仍然建议我继续用同样的针剂。可能是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大夫帮我另开了五天的“醋酸泼尼松片”,让我这几天先吃着,下周三再去他那里复查。

顺便说一下这中日医院国际部的收费:挂号费是三百元,检查费一百六十元,但药品费只有一元零四分而已……

然后就是一个混混沌沌的周末,期间的两次注射分别在海淀医院和家附近的中西医结合医院。

第二个星期二,把海淀医院开出的七天注射剂全部用完了。感觉有所好转,但在特定的时间还能听到左耳的嗡嗡声。我觉得大夫还是会给我继续开同样的处方,于是决定周三再去挂号。

周三一大早就跑去医院,有了上一次的经验,非常熟悉地完成了挂号、看医生、缴费、检查的流程。这次的结果看上去很不错,虽然左耳对低频声音的听力还是不够好,但已经超过了 25db 的界限。换句话说,我已经不是聋子啦。

Hearing Test Result 02/17
第二次检测听力,已经有明显改善。

大夫看着报告单,得到的结论有两个:1,还算是年轻,也能恢复得回来;2,治疗不算太晚,抢救措施算是及时。

在这里要感谢诸位敦促我尽快去医院的前辈,如果不是他们的各种提醒,我很有可能就耽误了治疗,这耳鸣也可能会变成伴随终身的那种。所以如果你也耳鸣,要记得尽快去医院看医生。据三甲医院的大夫交代,最佳治疗时间窗口为耳鸣后七到十天。还好我赶上了,这么一想还有点后怕呢。

Update March 4, 2015

我的朋友 @horse 老师正是敦促我去看医生的诸位前辈之一,他在帮助北京听力协会推广一个叫做“咿呀公益”的项目。去年我就有向这个公益项目捐过一笔钱,当年不曾有过听力损伤的体验不知道失聪人士的痛苦。耳疾治愈之后,我恰好又看到这个项目在公布去年的全年账单,于是决定今年再捐一笔钱。

我所在的公司提供一个额外的福利,可以报销部分医疗费用,大概是“个人承担”部分的九成。我将这部分钱捐出来,希望可以帮到更多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