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square 徽章指南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迷上了 Foursquare 这个有趣的服务。最近发现它有小爆发的趋势,本着研究与掺和的目的,我四处搜集资料,拼凑了这么一篇文章。当然,资料目前还没有收集完全,我会找机会更新这篇文章。如果你愿意分享,请留言给我。

Foursquare 简单的来说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信息的社会化网络。如果你拥有带 GPS 的黑莓、Android 或 iPhone 设备,那就可以方便地使用它。如果没有也没关系,你可以通过网页端来参与,不过这样来玩可能要失去很多乐趣。

如果你跟我一样是 Symbian S60 用户,那么你可以通过安装 Gravity 这款 Twitter 客户端来玩 Foursquare。从 1.30 版开始,Gravity 正式支持 Foursquare。不过这是一款收费软件,如果你愿意花上 9.99 美元,请注册。如果你不愿意花这么多钱,你可以到 iFanr 论坛参与团购,价格可以低一些。

今天要说的是 Foursquare 最有趣的徽章(Badges)体系。这家公司把 SNS 设计得像一个 RPG 游戏,通过在不同的地点 Check-in 来获得不同类型的徽章。但是这家公司对于徽章的获取办法一直很神秘,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明网页。当然,网络上什么都有。这篇文章就是关于 Foursquare Badges 的说明文档,俗称《丢失的 Badges 手册》。

——废话少数的分割线——

继续阅读“Foursquare 徽章指南”

吓自己一跳

30岁了,得有一些改变,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吧。俗话说得好:少壮不努力,长大做编辑。我觉得我小时候虽然玩得挺疯,但不至于那么不努力吧。而且,我做的这个编辑职位太舒适了,太平静了。

所以,我在年初的时候思考了一下关于“改变”的问题。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在2010年要‘吓自己一跳’”。

在年初的那篇日志里,我已经做好了改变的准备。但我本以为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搞定,没想到在2月的最后一天就实现了。这一下子倒好,我不仅仅吓了自己一跳,而且还吓了自己一大跳。所以,我不说聪明的你们也会知道,我已经离开了某网站的某频道的编辑职位,现在换去在某网站的某部门做PM。

继续阅读“吓自己一跳”

给照片加上地理信息的 PhotoTrackr

我觉得5W1H原则很重要,也就是要搞清楚Who、When、Where、What、Why(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和How。对于一张数码照片来说:我们可以通过画面本身直截了当地了解到它的主题,这样就解决了Who和What;通过它的拍摄时间标签(在EXIF里写着呢),我们可以了解When;如果作者提供了Title和Description,我们也能理解Why跟How。

问题在于,如何解决这个Where呢?虽然可以写在Description里面,但总不是一个直观的方法。难道要这么说?“此照片摄于:骚子营至黑山扈村级公路1.7公里处左转(更靠近黑牛城)林荫小道第三棵歪脖柳树下。”太没效率了,太不直观了,太无趣了!

要想做到精确,我们得用到Geo Tag,翻译成大众皆能理解的语言就是“地理信息标签”。听起来很高精尖,事实上就是在EXIF标准上做了一个扩展,增加了一个经纬度字段而已。如果你手头有可以编辑数码照片EXIF的软件,你现在就能为任何一张照片加上Geo Tag。问题也随之而来,我们怎么样才能知道这张照片是在何处拍摄的呢?

如果你拥有一部内置GPS芯片的手机,你应该能找到对应的软件。拿Symbian S60来说,就有一款叫做GPS Cam的软件。如果在使用手机拍摄照片之前打开,而且它提示定位成功,那么你拍摄的任何照片都会带有Geo Tag。当然,总是用手机拍照会让人笑话的-。- 好在GPS Cam软件还会自动记录下你的航迹。只要把单反相机时间设置准确,这些航迹是可以通过软件来写入相应的照片的。这样就实现了Geo Tag,嗯。

综上所述,如果你想玩Geo Tag,你得有个GPS手机,还得找个批量写入Geo Tag的软件。听上去就很折腾吧?

继续阅读“给照片加上地理信息的 PhotoTrackr”

微软研究院 2010 技术节

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天气:小雨

感谢上帝,今天西雅图有雨,我终于领略到下雨的感觉。但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室内活动,我只是在晚上稍稍领略了一下-。-

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去微软总部。好在昨天有大量的措施与时差搏斗,加上昨晚吃了一点让人犯困的药,早上起床虽然不能说是精神奕奕,但气色也算不错。

我们乘坐班车从Westin Bellevue出发,大约半小时就到了位于Redmond的微软总部。今天的活动全部在第33号楼,从早上到晚上。33号楼叫做“Microsoft Executive Briefing Center(微软贵宾接待中心)”,在这里建有一个叫做“Microsoft Home(微软未来之家)”的地方。按照微软的说法,这是一座概念之屋,用于展示微软公司的愿景。而这里所用到的技术,都将在未来五到十年间转化为最终的产品,也会走进寻常百姓家。对于我来说,未来之家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它满足了我所有的想象力。对于广大的御宅族来说,未来之家虽然不能保证你不会饿死,但一定会保证让各位爽死。

Microsoft Briefing Center

继续阅读“微软研究院 2010 技术节”

西雅图初体验

2010年3月2日 星期二
天气:晴

到达西雅图的时候正好是当地时间的中午,北京时间凌晨四点。由于我之前在飞机上猛喝咖啡,这个时候毫无悬念的一点都不困。我相信我能够在一天之内搞定时差,因此下了飞机我就四处寻找红牛-。- 我要坚持到当地时间晚上九点才睡,嗯。

西雅图机场的代号是SEA,很蓝很海洋。记得2007年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在洛杉矶入境,那个机场代号是LAX,所以洛杉矶人民打出了“ReLAX”的标语,呵呵。好吧,这是一个冷笑话-。- 在SEA,入境之后能看到一面巨大的,用各种语言写满了“欢迎”的墙。蓝色没有让人觉得寒冷,可能是因为天气本来就是热的。相对于北京来说,这里要更暖和一些。下午我逛街的时候都没有穿大衣,实在是太热了。

Welcome at SEA

当然,这里跟八百年不下一次雨的北京相比要湿润得多了。据知名电影《西雅图夜未眠》的某句台词,西雅图地区“一年有九个月在下雨”。这个要小赞一下,因为天气预报说周二和周三就有雨,我飘洋过海带来的雨伞一定可以用的上啊!

继续阅读“西雅图初体验”

墙外生活

忽然之间,那堵墙倒了。

当然,墙不是我推翻的、也不是被别人推翻的,而是因为我暂时离开了天朝上国,来到了美利坚合众国。

墙带来了很多奇怪的习惯,没了墙之后,我居然开始有了轻度的不适应:我会时不时地点开VPN拨号窗口,我倾向于用Dabr来更新Twitter消息,我几乎想不起来打开Facebook,我看到YouTube视频之后没有点击的冲动、我遇到Picasa Web的相册不会主动打开。

虽然我不喜欢说F词,但我这次在心里说了一次。

以前人肉翻墙的时候,我还有Google一些关键词重温一下“上世纪80年代末期春夏之交那段政治风波”的习惯。由于了解过太多次,以至于现在失去了兴趣。做这种事情只是小孩子的心态而已,我现在已经二十四岁零七十五个月了!

我觉得那些不适应的状况在几周之内就会有所改善吧,可惜我这次翻墙时间不足一周呢。周日我就回国,又要开始墙内生活了。

飞往西雅图

2010年3月1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我觉得旅行是愉快的,不管是去休假还是出差。时不时地离开一下自己熟悉的环境,就跟换个桌面一样让人开心。由于是暂时的离开,因此不至于带来类似于系统重装的严重后果,这种好事真的值得时不时地实施一下。

这次要去的城市是西雅图,就是那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电影《西雅图夜未眠》的那个西雅图。这次过去是参加微软研究院一年一度的技术节,这也是研究院每年最大的一次活动。据说微软亚洲研究院有超过40个展位,基本上是飞过去一半人马。

西雅图对于我的意义真的只是电影名称而已,以至于得知要前往这个城市的时候,我需要购买一本《Frommer’s Guide》才能搞清楚状况-。- 当然,现在我已经初步了解即将访问的这个城市,正在期待在这里度过六天美好的时光。计划中要拜访的地方有:Space Needle、Pike Market、University of Washington、Museum of Flight和Apple Store Bellevue -。-

继续阅读“飞往西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