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爱情故事片《志明与春娇》观后感

今天,我和我太太shadow同学在位于当代MOMA的百老汇影城一同观赏了彭浩翔导演的作品《志明与春娇》,观后感如下。

Love in a Puff
Movie: Love in a Puff

走进电影院之前,我觉得这是一部描写青春期爱情的电影。原因有三:一是志明与春娇这两个名字十分青春,不拿来当电影的标题简直是暴殄天物;二是在南京看到过一家同名的甜品店,海报上的一男一女明显是高中生的样子;三是最近几年看了不少青涩难懂的青春期爱情故事片,有惯性。

因为有这样的预期,所以我很怕再看到那种纠结、幼稚而且令人心疼的爱情故事。人生苦短,没必要为了别人的故事扼腕叹息。不过,电影一开始我就放心了。跟早先的香港爱情故事片《月满轩尼诗》一样,《志明与春娇》讲的不是小孩子的事情,而是跟我一样三十来岁的中老年人的爱情。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爱情故事片《志明与春娇》观后感”

Album: Various Artists – 旗开得胜

虽然我看不太懂足球赛,也不太了解世界杯,但我觉得这个足球赛事的主题曲十分销魂。这首来自K’naan同学的《Wavin’ Flag》是多么地适合世界杯这种集体运动啊。不过呢,我们现在听到的版本,是Remix之后的作品。

Wavin' Flag by bfishadow, on Flickr
《群星 - 旗开得胜》封面

比起另外一首“主题曲”来说,我觉得这首歌更具有非洲的风格。什么狗屁Waka Waka嘛,完全听不懂嘛,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嘛,反而更像是一个现代人剽窃非洲古老文化遗产的四不像作品。

此外,在深入研究维基百科相关文章之后,尤其是我分析过歌词之后,我更加喜欢这支曲子了。如果你懂英文,你一定要花点时间看看副歌前的那个桥段:

So we struggling, fighting to eat
And we wondering when we’ll be free
So we patiently wait for the faithful day
It’s not far away but for now we say…

这不就是传说中黎明前的黑暗么?这不就是我最喜欢的那句话:Remember, Red,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Quoted from: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1994))的真实写照嘛!

回到本文标题,这里写的是《旗开得胜》。是的,跟每一首流行的曲子一样,这首《Wavin’ Flag》也拥有一个中文版本。根据刚才提到的那篇来自维基百科的文章,这支曲子在一个月之前(2010年5月)有了中文版本,演唱者为张学友和张靓颖。不过有趣的是,他们出了一张EP。更有意思的是,第一首曲子竟然是Bilingual的版本。也就是说一句中文一句英文-。- 敝人平生最恨的一种演绎方式,竟然放在第一轨!orz 难道是要建立一个很好的导入机制,让大家知道这首歌本来是英文版本嘛?

不过呢,张学友和张靓颖演绎的纯中文版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增加了一个“青春是一首歌”这样囧的Bridge,我还是能够接受。毕竟咱年少的时候也填过“迎着风去追,踏着雨去跑”这样风格的词-。-

按照常规,我把歌词贴过来。不为别的,因为现在网上垃圾站太多,歌词找起来麻烦。此外,张学友和张靓颖的版本虽然都是中文,但还是有小小的区别,可惜没有一个网站正确地发布出来(反正我是没有在Google上搜索到完全正确的版本 orz)。

Continue reading “Album: Various Artists – 旗开得胜”

Foursquare 徽章指南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迷上了 Foursquare 这个有趣的服务。最近发现它有小爆发的趋势,本着研究与掺和的目的,我四处搜集资料,拼凑了这么一篇文章。当然,资料目前还没有收集完全,我会找机会更新这篇文章。如果你愿意分享,请留言给我。

Foursquare 简单的来说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信息的社会化网络。如果你拥有带 GPS 的黑莓、Android 或 iPhone 设备,那就可以方便地使用它。如果没有也没关系,你可以通过网页端来参与,不过这样来玩可能要失去很多乐趣。

如果你跟我一样是 Symbian S60 用户,那么你可以通过安装 Gravity 这款 Twitter 客户端来玩 Foursquare。从 1.30 版开始,Gravity 正式支持 Foursquare。不过这是一款收费软件,如果你愿意花上 9.99 美元,请注册。如果你不愿意花这么多钱,你可以到 iFanr 论坛参与团购,价格可以低一些。

今天要说的是 Foursquare 最有趣的徽章(Badges)体系。这家公司把 SNS 设计得像一个 RPG 游戏,通过在不同的地点 Check-in 来获得不同类型的徽章。但是这家公司对于徽章的获取办法一直很神秘,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明网页。当然,网络上什么都有。这篇文章就是关于 Foursquare Badges 的说明文档,俗称《丢失的 Badges 手册》。

——废话少数的分割线——

Continue reading “Foursquare 徽章指南”

吓自己一跳

30岁了,得有一些改变,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吧。俗话说得好:少壮不努力,长大做编辑。我觉得我小时候虽然玩得挺疯,但不至于那么不努力吧。而且,我做的这个编辑职位太舒适了,太平静了。

所以,我在年初的时候思考了一下关于“改变”的问题。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在2010年要‘吓自己一跳’”。

在年初的那篇日志里,我已经做好了改变的准备。但我本以为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搞定,没想到在2月的最后一天就实现了。这一下子倒好,我不仅仅吓了自己一跳,而且还吓了自己一大跳。所以,我不说聪明的你们也会知道,我已经离开了某网站的某频道的编辑职位,现在换去在某网站的某部门做PM。

Continue reading “吓自己一跳”

微软研究院 2010 技术节

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天气:小雨

感谢上帝,今天西雅图有雨,我终于领略到下雨的感觉。但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室内活动,我只是在晚上稍稍领略了一下-。-

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去微软总部。好在昨天有大量的措施与时差搏斗,加上昨晚吃了一点让人犯困的药,早上起床虽然不能说是精神奕奕,但气色也算不错。

我们乘坐班车从Westin Bellevue出发,大约半小时就到了位于Redmond的微软总部。今天的活动全部在第33号楼,从早上到晚上。33号楼叫做“Microsoft Executive Briefing Center(微软贵宾接待中心)”,在这里建有一个叫做“Microsoft Home(微软未来之家)”的地方。按照微软的说法,这是一座概念之屋,用于展示微软公司的愿景。而这里所用到的技术,都将在未来五到十年间转化为最终的产品,也会走进寻常百姓家。对于我来说,未来之家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它满足了我所有的想象力。对于广大的御宅族来说,未来之家虽然不能保证你不会饿死,但一定会保证让各位爽死。

Microsoft Briefing Center

Continue reading “微软研究院 2010 技术节”

西雅图初体验

2010年3月2日 星期二
天气:晴

到达西雅图的时候正好是当地时间的中午,北京时间凌晨四点。由于我之前在飞机上猛喝咖啡,这个时候毫无悬念的一点都不困。我相信我能够在一天之内搞定时差,因此下了飞机我就四处寻找红牛-。- 我要坚持到当地时间晚上九点才睡,嗯。

西雅图机场的代号是SEA,很蓝很海洋。记得2007年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在洛杉矶入境,那个机场代号是LAX,所以洛杉矶人民打出了“ReLAX”的标语,呵呵。好吧,这是一个冷笑话-。- 在SEA,入境之后能看到一面巨大的,用各种语言写满了“欢迎”的墙。蓝色没有让人觉得寒冷,可能是因为天气本来就是热的。相对于北京来说,这里要更暖和一些。下午我逛街的时候都没有穿大衣,实在是太热了。

Welcome at SEA

当然,这里跟八百年不下一次雨的北京相比要湿润得多了。据知名电影《西雅图夜未眠》的某句台词,西雅图地区“一年有九个月在下雨”。这个要小赞一下,因为天气预报说周二和周三就有雨,我飘洋过海带来的雨伞一定可以用的上啊!

Continue reading “西雅图初体验”

墙外生活

忽然之间,那堵墙倒了。

当然,墙不是我推翻的、也不是被别人推翻的,而是因为我暂时离开了天朝上国,来到了美利坚合众国。

墙带来了很多奇怪的习惯,没了墙之后,我居然开始有了轻度的不适应:我会时不时地点开VPN拨号窗口,我倾向于用Dabr来更新Twitter消息,我几乎想不起来打开Facebook,我看到YouTube视频之后没有点击的冲动、我遇到Picasa Web的相册不会主动打开。

虽然我不喜欢说F词,但我这次在心里说了一次。

以前人肉翻墙的时候,我还有Google一些关键词重温一下“上世纪80年代末期春夏之交那段政治风波”的习惯。由于了解过太多次,以至于现在失去了兴趣。做这种事情只是小孩子的心态而已,我现在已经二十四岁零七十五个月了!

我觉得那些不适应的状况在几周之内就会有所改善吧,可惜我这次翻墙时间不足一周呢。周日我就回国,又要开始墙内生活了。

飞往西雅图

2010年3月1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我觉得旅行是愉快的,不管是去休假还是出差。时不时地离开一下自己熟悉的环境,就跟换个桌面一样让人开心。由于是暂时的离开,因此不至于带来类似于系统重装的严重后果,这种好事真的值得时不时地实施一下。

这次要去的城市是西雅图,就是那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电影《西雅图夜未眠》的那个西雅图。这次过去是参加微软研究院一年一度的技术节,这也是研究院每年最大的一次活动。据说微软亚洲研究院有超过40个展位,基本上是飞过去一半人马。

西雅图对于我的意义真的只是电影名称而已,以至于得知要前往这个城市的时候,我需要购买一本《Frommer’s Guide》才能搞清楚状况-。- 当然,现在我已经初步了解即将访问的这个城市,正在期待在这里度过六天美好的时光。计划中要拜访的地方有:Space Needle、Pike Market、University of Washington、Museum of Flight和Apple Store Bellevue -。-

Continue reading “飞往西雅图”

三维电影长片《阿凡达》观后感

这部电影的名称叫做《阿凡达》,虽然听上去很史诗(事实上比较容易跟国产动画系列片《阿凡提》混淆),但失去了Avatar这个单词的含义。以后如果遇到很拉风的电影,真的不能只了解中文译名,这是我得到的教训。

我了解一位知名导演(James Cameron)和一家炫酷公司(Industrial Light & Magic)合作意味着什么,只要他有想象力,它就能变成现实。借助电脑阵列的运算,卡导演亲手创建了一个星球,包括:碰一下就会发光的植物、水母一般漂浮在空中的种子、硕大无比的苍天大树Home tree、酷似天空之城飘移在空中的哈里路亚山、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神兽…… 因为电影只有160分钟,我相信我只看到了一小部分。所以美丽的潘朵拉星球(Pandora)还有更多更精彩的细节值得我们去发现,去探索。当然,我们最好是去电影院探索,飞往潘朵拉星球的航班需要飞行将近六年呢。

这还是一部3D电影,意味着你必须戴着专用眼镜才能正常观看,否则只能看到模糊和错位的画面。很贴心的是,电影的中文字幕也是3D的,而且还尽量不遮挡画面,虽然有时候会跳到屏幕中央-。- 但是3D的好处是什么呢?深度近视的我必须戴两副眼镜?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啊。如果这是趋势的话,我今后得定制近视版本的3D眼镜才行,不然太痛苦了。

Continue reading “三维电影长片《阿凡达》观后感”

Thirtysomething

尽管不愿意,但是这一天终于还是准点来到。就在 2010年的元旦,我三十岁。

都说三十而立,在刚刚过去的 2009年里,的确是做了几件而立之年到来之前应该做的事情:

首先,我跟 shadow 买了一套小房子,亲手把它布置成我们都喜欢的样子。“家”这个概念终于清晰起来,因为终于有了一个经纬度可以永久保存下来。

此外,我们还度了结婚之后最悠长的一次假。在厦门的海滩,在鼓浪屿的咖啡馆,我们寄出了很多张明信片,尝试了大量的小吃,按照地图寻找大隐于市的小店,还留下了超过一千张照片。

然后,我的职位也有所变化,我希望可以在新的一年给自己一些挑战,也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当然,我希望老板能够把我的薪水加一点,这样才完美嘛。

既然已经是 Thirtysomething,那很多事情就不应该按照 Twentysomething 的思路来做。原谅我今天才三十岁零一天(或者说二十四岁零七十二个月又一天?),我会努力尽快把自己调整到一个更加成熟的路线。

至于这个 blog,我相信很多人应该是第一次来看。是的,鉴于我国正在打击“非法”注册 CN 域名,鄙人的独立域名 clie.com.cn 从去年年底就无法访问。我肯定上面没有放置任何违法信息而且我已经缴纳了五年的费用,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出现这种情况我只能一笑而过。但我不能不 blog,因为我已经断断续续地写了五年,要改掉这个“毛病”不容易。所以我拿出了我的备份资源,呵呵。

那么,请各位记住我的新域名:gongm.in 这是我的中文姓名全拼,有一个小小的 wordhack 在这里。事实是,我选择了一个印度域名,同为发展中国家:)

在新的一年,我要勤奋地写 blog。我希望可以让各位能够有所收获,而不仅仅是听我说关于我自己的话。三十岁,挑战自己,来个改变,吓自己一跳。

ps. 没有预订蛋糕,但是宜家家居公司给我送来一张免费的蛋糕券。虽然我在生日当天收到了来自招商银行﹑海南航空公司﹑嘉实基金﹑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大行自行车以及宜家家居共六家企业的短信祝福,但只有宜家家居提供了真真正正触摸得到的生日礼物哦(虽然要自己跑过去取,但现在是假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