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疾

有一天在办公室坐着,忽然就耳鸣了。又不是第一次耳鸣,所以也没放在心上。以前只用耐心等几天,耳鸣自然会停。但这次好像不太一样,感觉有一星期了,这耳鸣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于是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前阵子毛囊炎引起的。在上周二,我去了附近的海淀医院看医生,当时的想法是弄点消炎药吃吃。但现实比较残酷……

大夫先看了看我的耳朵,说鼓膜“只有小部分凹陷”,是正常可接受的,所以排除了因为感冒而鼻黏膜红肿导致耳压变化的可能性。由于是右侧脸部的感染,耳鸣却是在左边。所以,左耳耳鸣也不是因为右侧感染造成,这又排除了毛囊炎及右脸颊发炎引发中耳炎的的可能性。最后,大夫让我回想了一下这几天的作息,其实我生活中的变化并不大,一时也推断不出耳鸣的原因。由于我提到经常午夜才睡,大夫怀疑是没有休息好,同时建议我去测试一下听力。

Hearing Test Result
2月3日在海淀医院听力检测报告,可见左耳听力有明显下降。

我的右耳没有问题,所以听力测试结果均能听到 25db 以下的声音,各个频段都没问题。但左右对低频声音的识别度有明显下降,左耳对 250Hz 低频声音的听力只有 45db,而 500Hz 的听力也只有 40db。

于是,我被判定为“突发性耳聋”。

Continue reading “耳疾”

SBB:基于新浪博客制作电子书的脚本

几天前霍炬老师在群里推荐了一个叫“高分子怪物”的 Blog,当时也没打开看,只知道是个新浪博客。当天晚些时候,我看到另外几个朋友也在讨论这个 Blog,还很热烈的样子。看来大家都被吸引住了,于是我也点开看了看,发现他讲的是美国最高法院以及美国的法律系统。

我对美国最高法院有些兴趣,之前在单向街书店闲逛的时候看到一本叫做《美国最高法院通识读本》的书,后来在亚马逊上买到了 Kindle 版。这本书不算长,读完之后算是对美国最高法院有了点基础认知。由于近两年观赏的美剧里有不少政法剧,我不介意再了解深一些,所以就想着花多一些时间看看这个被好多人推荐的 Blog。

只看了两篇文章,我就已经觉得值得把所有文章都读一遍。这个时候我十分想把这些文章弄到 Kindle 上去,原因有二:首先是大块的阅读时间不多,然后是不喜欢在液晶屏上看长文。于是,我决定自己动手做一个电子书。

Homebrew eBook
用 SBB 将文章下载回来之后借助 Calibre 生成的电子书

一般来说,我自己做电子书的话会用 HTML 文件及格式。首先将每个章节单独保存为一个 HTML 文件,然后再用一个 Index.html 索引文件把它们全部链接起来。这实际上也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网络电子书的处理方式,如今的互联网上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我不是念旧啊,我只是觉得这样子做电子书比较容易生成目录而已。

问题在于这位作者已经写了一百一十六篇文章,这个数量不算少。按照我的传统办法,我需要将这一百来篇文章一一下载回来,然后按照顺序做个索引文件出来。这些事情做完,我估计花掉的时间可能还不比直接在网上读完来的少。而且我觉得这种枯燥无味的事情太浪费生命,不应该也不值得自己亲自做。所以,当时我的情况是:1,我想读完这些文章;2,我想在 Kindle 上读;3,我不想浪费时间亲手做电子书。

稍微想了一下,这种事情写个脚本就解决了嘛。

Continue reading “SBB:基于新浪博客制作电子书的脚本”

使用 Mac 部署 Kindle Ear

我是 Kindle 脑残粉,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由于这台设备简单高效无干扰,所以我会把阅读这件事情尽可能地放在 Kindle 设备上完成。最近升级了 Kindle Voyage,我想着把散落在各个角落的信息源集中一下。

这件事情本来可以通过万能的 Calibre 完成,但有两个大坑是我无法忍受的。首先是每天同步,虽然我每天都会打开电脑,但要求我每天同步一个文件到 Kindle 里就有点过了。我不太喜欢被这种事情干扰,iPhone 我也不是每天同步啊。然后是那个国家防火墙,我的大多数阅读材料来自海外。虽然不知道哪些被封杀,但 Calibre 对于代理服务器的支持之差简直让人不能忍。所以,即便是我能忍受每天同步,但同步之前需要拨 VPN 这件事情我只能呵呵冷笑一声。

于是我开始琢磨 Web 服务,让服务器帮我抓取散落在各处的信息,整合成一个 mobi 文件然后通过 email 投递给我。这件事情有很多解决方法,但我今天介绍的 Kindle Ear 无疑是做的最漂亮的。

NYT on Kindle Voyage
在 Kindle Voyage 上阅读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文章

只不过我在部署此服务时遇到了几个问题,然后也没能方便地在网路上找到答案。于是有了这篇教程,主要目的是反思,顺便帮助诸位部署自己的投递服务。

Continue reading “使用 Mac 部署 Kindle Ear”

新玩具:Workflow.app

最近发现了 Workflow.app 这个 iOS 应用,虽然是收费软件但非常值得各位乐意折腾 iPhone 的朋友们入手。我觉得这货就是 iOS 设备上缺失已久的 Automator,或者说批处理解析器。

iPhone 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用,但缺失了一些自己动手的乐趣。应用和应用之间的互动也不够丰富,导致一些经常性的操作需要通过很多步骤才能实现。在电脑上很容易解决,自己写个脚本就好了。但在 iPhone 上只能呵呵,毕竟这些需求还没急迫到这个地步。

所以,当 Workflow.app 出现的时候,我立即就购买。这货功能十分强大,而且相对写一个应用来说简单不少。我在十分钟之内就写完了第一个“流程”,解决了一个具体的问题。在应用内的 Gallery 里看到了另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流程”,也优化了一个常见动作。最后,我在微博上发现了一个朋友贡献出另一个“流程”,将之前困难到哭的事情变得相对简单呢。

Workflow.app
Workflow.app 就是 iOS 的 Automator

接下来,我会将前述三个例子详细地描述一遍。

Continue reading “新玩具:Workflow.app”

On Fitbit


Just read an interesting post by Russ Frushtick. The author seems being annoyed by Fitbit and Fitbit related topics. One of his argue point is many people around him wears the Fitbit bracelets. No wonder he feels invaded. Here are my thoughts on Fitbit and other activity trackers.

I’m a Fitbit user since 2011. At that time, we don’t have much choices. All you can get is Fitbit Classic or Fitbit Ultra, which both are small trackers placed on your belt. I feel comfortable to put it under my clothes. No need to explain what it is because nobody could see it unless I deliberately take it out from my pocket.

Then Fitbit Inc. released Fitbit Flex, which is a bracelet. I can’t say that Flex is not good looking but I never considered to own one. Even when Fitbit Force was released in 2013. BTW. Both Fitbit Flex and Force are bracelets. Instead, I upgraded my Fitbit Classic to Fitbit One, which is designed to be hidden.

Fitbit One
Fitbit One is my second activity tracker

Continue reading “On Fitbit
”

我为什么要买 Kindle

亚马逊终于要在中国开售 Kindle 阅读器,前天下午在亚马逊中国的网页上发现了“铁证”。虽然网页瞬间被删,但还是有截图可以看。这次上市的 Kindle 设备包括 Paperwhite 和 Fire HD 上市,发售价格分别为人民币 849 元和人民币 1,499 元起。

Kindle on Amazon China
亚马逊中国终于要发售 Kindle 阅读器了

关于价格,海淘达人们看到 849 之后马上就扔出一个日版 Kindle Paperwhite 的包邮价。电子产品的价格问题很难解释,我觉得与定价策略及汇率有关系。

今天在这里不讨论价格,我只说说我当初为什么要买 Kindle。

Continue reading “我为什么要买 Kindle”

关于“减肥”

注:这是我去年写的一篇专栏文章,偶然发现便贴在 Blog 里充一下数。毕竟我二月份还没写字呢……

最近我读到一篇关于“信息减肥计划”的文章,讲的是如何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如何减少吸收垃圾信息。读过之后觉得很有帮助,于是复印下来贴在工位上。这是搬到新工位后我剪下的第一篇文章,顺手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去。

发微博的时候我使了个坏,配上文字说“我要减肥”。果不其然,基本上所有评论和转发的人都在讨论体重问题,似乎没有人注意这不是在讲通常意义上的“减肥”。回帖不看贴,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不过,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你想啊,回帖的时候大家都在微博上看帖子呢:朋友们有一堆趣事要分享,明星们有八卦可以挖,媒体们扔出海内外大小新闻报道,营销号们在集体贩售心灵鸡汤。这个时候,微博右上角的小黄签在欢快地闪烁,身边的手机和座机在开心地唱歌,Outlook兴奋地告诉你又来了三到五封新邮件……

如果上述这些现象对你来说眼熟,那很有可能罹患信息过载症。不幸的是,这些信息虽然铺天盖地,但真正有价值的却越来越少。而我们正在每天消费的那些信息,有不少属于无意义的垃圾。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减肥””

中国移动用户如何举报垃圾短信

因为种种原因,我的手机很少关机,而且要留意回复电话和短信。这种情况下,垃圾短信是很烦人的。我相信很多人有类似的遭遇,但可能是因为文化的原因,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抱怨一句然后就没有后续了。对于此,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基本上这就相当于受害者叹口气然后默默走开继续等待下一个施暴者的光临。

所以,我会想办法来做些事情预防。以前不懂事的时候,在 Symbian S60 操作系统的电话里安装了防火墙应用,如果发件人不在我的联系人列表里,或者带有某些关键词,那么这条短信会被自动忽视,并放入一个垃圾箱里。如果有时间,我会点进去看看。这个流程很不错,但到了 iPhone 时代我却不能这么做了,原因有二:首先,我信不过此类应用的开发者,毕竟能读取到我的通讯录。此外,这种应用是需要较高的操作系统权限,我需要破解我的手机(越狱或者 Root)。

最最重要的是,这样我也只是单纯地防御,并没有影响到垃圾制造者。他们可能失去了我这么一个轰炸目标,但其他人还在遭受骚扰。

再到后来,我了解到其实中国移动有自己的举报渠道。垃圾短信受害者可以将垃圾短信举报给运营商,他们会查证随后处理。据我所知,中国移动会处理发送垃圾短信的号码。如果不是停止服务(封杀)的话,至少会临时封禁短信发送权限。

How to Report a Spam
向运营商举报垃圾短信之后收到的回复

看,这就是回击的手段。虽然这种回击无法直接切断垃圾短信的源头,但我们可以提高制造垃圾短信的成本。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移动用户如何举报垃圾短信”

Early thought on Medium

Medium was launched today. This is yet another project of Obvious Corp. In case you’re not familiar with Obvious, this is mother company for Twitter and some other products.

Welcome to Medium
Welcome to Medium

Medium is not fully opened to public. Although you could log into with a Twitter account, you cannot post anything yet. All you can do is to read (or explore) collections provided. You can choose to vote by clicking This is good link at end of each post.

Continue reading “Early thought on Medium”